休息室一景

late Christmas tree
這天在辦公室裡搞些數學,四處在系大樓裡走走,逛到頂樓的休息室。一月好幾日了,但既然在這兒聖誕音樂都十一月底就開始放,那聖誕樹遲遲不撤也理所當然。

[Christmas tree in the Courant lounge

不小心自己也入鏡了。

[left side of the lounge]

右側看起來像牆,其實是個木拉門,其後是販賣部。平常這裡會有人吃飯,也有教授和同學在聊數學,各種神奇的術語在空中飛來飛去。

[left side of the lounge]

另一個方向,看到這位老兄倒平在沙發上睏,別過去打攪他好了。遠端的平臺鋼琴使用率不高,有點可惜。窗外曼哈頓的夜景不算太差。左側,眼角捕捉到一個奇怪的畫面。

[portraits decorated with holiday laces]

我說三位 Courant 的先驅,你們這模樣好像有點…

怎麼說呢,肩批一條金帶子還蠻有佳節氣氛的。但同時又往下瞪著桌上的「供品」瞧 (應該是有什麼會談,學系提供的點心)…

也許這種又像節慶,又像祭祀的反差也是一種生活藝術(?)。三位請慢用吧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