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thor Archives: Paul

學習不是直覺的


unsplash-logoBen White

上個月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週報上有篇文章,題為 Sneaky Learning。大意是說有位心理學系的 Anne M. Cleary 教授在 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 開了一門課,叫做 “The Science of Learning”。這堂課讓學生們接觸到學習技巧相關的學術研究,並鼓勵他們把一些好的學習原則拿來應用在自己身上。

文中還提到他們在科技上有趣的嘗試。不過讓我最難以忘懷的,是這一句:

The primary message, says Cleary, is don’t trust your gut. Learning is not intuitive. Research shows a disconnect between what people think are the best ways to learn and the habits that actually lead to true understanding and retention.

(Cleary 說,最主要的信息,就是不要相信你本能的感覺。學習不是直覺的。研究顯示人們以為最好的學習方式、和實際上導向真正理解和記憶的學習習慣,兩者間有落差。)

Continue reading

精神病院,電擊療法 & 一個愛情故事

psych_ward

The Moth 說故事翻譯,四之一

精神疾病和身理病痛,兩者差別之一,是它所帶的包袱。像是憂鬱症 — 假設一個人情緒低迷而無法自拔,不管有沒有到病態的程度,是不是都難免會受旁人鄙視,被迫承受更大的壓力?當一個人被憂鬱侵襲,似乎自己走不出來,這有多少能怪他「不振作」?有多少成分,甚至是否有任何成分,是他的「錯」?

我常會想到這些問題,但現在有點扯遠了。就像前一篇 What Teachers Make ,這是去年為了參加英語說故事比賽的同學,特別翻譯以做為參考資料的示範影片。

那時挑這些影片給同學們看,是因為我有個深切的期望。

Continue reading

What Teachers Make

hqdefault
約莫一年前,我在平中服役時,曾有幸帶領幾位認真可愛的學生,準備英語說故事比賽。雖然自己不是公眾演說的專家,但多活了這些年,總算有些見識,知道這些學生們至少需要如何放得開、表現張力和自信,但這些事不容易傳達。

於是在網上搜集參考資料之時,除了歷年同性質比賽的錄影外,我記下了幾個影片,是成人、英語為母語,但場合各異的表演。這是其中之一。

Continue reading

花粉熱何來?

pink-purple flowers on a tree

美國東北這地方,四季分明,季節變化的驟劇,若非親見有時不易體會。

大多數的人應該都聽說過花粉熱。花粉熱 (Hay fever) 基本上就是對花粉過敏的毛病,英文管叫 「Hay」 fever,因為百花盛開的春/早夏也正好是一年中傳統的收割牧草之時。

Continue reading